日媒 西方如何誤讀“一帶一路”倡議

日本《日經亞洲評論》1月15日文章,原題:西方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誤讀  在試圖理解中國的國際議程,尤其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概念時,我主要擔心的是,貸款規模被過度關注,將其作為衡量“一帶一路”成功與否的標準。這種方法是錯誤的,原因有三個。報道如下:

首先,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9月在哈薩克斯坦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時,他提到的不僅是基礎設施建設,事實上,演講中具體提到了初步合作的五個目標: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民心相通。

中國的政策性銀行貸款包括一系列優惠和非優惠貸款,主要是由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提供。如果有人提出中國政策性銀行的貸款規模是衡量項目長期方向甚至短期成功的標準時,那麼忘記的是“一帶一路”實際議程的核心要素。對“一帶一路”進展更細緻的評估可能是,就完善“政策溝通”這個目標而言,貸款規模的變化可能反映出“一帶一路”正在取得成功。

其次,中國的開發融資貸款範圍更廣,不只是主要政策性銀行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大型基建項目貸款。雖然國開行和進出口銀行的主權貸款是中國更廣泛的“一帶一路”議程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這遠非唯一貸款類型,更不用説唯一投資類型了。

一個例子是,國開行和中國銀行2015年向非洲進出口銀行提供了8.5億美元融資。事實上,甚至這些政策性銀行的貸款也日益不在項目的基礎上同債務國商定,而是與區域和國家金融機構商定。例如,2015年,國開行向印尼國有曼迪裏銀行、人民銀行和印尼國家銀行提供了30億美元貸款。這些當地銀行同意與印尼和中國的承包商合作,投資高鐵和輕軌、機場改造及能源項目。

貸款規模不足以衡量“一帶一路”建設進展的第三個原因是,小額貸款也可以帶來變革性的成果。哈佛大學教授丹尼·羅德里克最近發表的一篇論文稱,儘管大公司是非洲生產力和創新力最高的企業,但創造就業機會的卻是小公司。因此,向非洲金融機構提供小額貸款,從而提高為中小企業貸款的能力,對改變當地發展前景的作用可能與一個旗艦基建項目一樣大,甚至更大。中國在這些地區的軟實力也是如此。

將貸款規模數據作為衡量“一帶一路”項目進展的指標存在缺陷。很顯然,基礎設施項目貸款,尤其是在官方層面政策性銀行的貸款,只是審視“一帶一路”全球發展願景的一個視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