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印太協調員”,怎麼看中國?印媒很關注

日本《日經亞洲評論》1月14日文章,原題:奧巴馬時代的資深人士將領導拜登政府的亞洲政策  拜登的過渡團隊發言人13日表示,當選總統拜登已挑選奧巴馬政府的資深官員庫爾特·坎貝爾作為負責亞洲政策包括與中國關係的高級官員。坎貝爾2016年的《轉向》一書概述了對亞洲的方針——主張面對崛起的中國,加強同盟關係。此後,他贊同特朗普政府採取的一些對華強硬做法,但也批評特朗普未能與整個地區充分接觸,還破壞了與日韓等盟友的關係。他本週在《外交》雜誌撰文稱,美國需在亞洲“認真地重新參與”。報道如下:

坎貝爾最大的挑戰可能是如何調整特朗普與北京產生裂痕的關係,同時推行旨在改變中國行為的一些政策。他認為,美國須展示“樂觀、開放的貿易體系”的願景,與盟友合作,阻止中國進入有必要保持尖端優勢的領域,如人工智能、機器人或5G。他還主張華盛頓應優先考慮通過巡航導彈和彈道導彈、潛艇、高速打擊武器等相對廉價和不對稱的能力來威懾中國。坎貝爾表示,共和黨和民主黨需在中國問題上合作。他説華盛頓處於與北京的“深度戰略競爭期”,須打消美國在“快速衰落”的觀念。

印度《印刷報》1月13日文章  拜登選定美國資深外交官坎貝爾為“印太協調員”,從而打消人們對一項旨在抗衡中國崛起的重大戰略政策前景的疑慮。此前,白宮解密一份新文件。文件列舉了特朗普政府關於印太戰略的目標和行動計劃,目的是遏制中國崛起。

這是美國外交官首次擁有這個新頭銜,表明拜登政府將奉行與特朗普相同甚至更強化的路線——持續關注抑制中國在地區的崛起,同時與美國一些盟友,如日韓澳印建立更具戰略性的夥伴關係。坎貝爾曾在奧巴馬政府時期擔任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在制定“轉向亞洲”政策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競選期間及贏得美國總統大選後,拜登及其團隊基本未提“印太”一詞。這曾引發人們的一些懷疑。不過,拜登及其團隊表示將繼續關注中國在該地區日益自負的行為,但做法會有所不同。

坎貝爾與布魯金斯學會的拉什·多希最近撰文稱:“相比近鄰的印太國家,遙遠的歐洲領導人不會那麼關注中國的強硬。相應地,美國面臨的主要挑戰是如何彌合歐洲和地區對中國挑戰的態度。”